暖寒他真的好帅

?????

【燕蛇/慎入】迟来的七夕的车(←开学前最后的放纵)

飞燕觉得灵蛇尊上今天有点奇怪。

比如灵蛇突然缩短了炼蛊的时间,带着飞燕上山,说是想一同赏赏雪景。偌大的昆仑山仍是那一片茫茫的样子,不知为何灵蛇颇有兴致地瞧着,唇角似乎勾着若有若无的弧度。

比如灵蛇会在看毒经时忽然喊来飞燕为他磨砚,然后让飞燕就着他的身旁坐着。飞燕虽没有犹豫地坐了下来,内心却是因觉得失敬而一阵惶恐。

比如…现在。在灵蛇的卧房里,灵蛇与飞燕一同用晚膳。木桌上是除了菜肴,竟还有一坛子酒,酒香醇厚又清冽。

虽说是共同用膳,但灵蛇将飞燕留下来后便低头一语不发了,独自吃菜饮酒。精巧的酒杯上覆着纤长骨节分明的手指,灵蛇偏头摇晃着浊酒,金色的指甲与酒杯上雕刻的花纹相映。飞燕收回自己的视线回到自己的酒杯上,他咬了咬唇一口饮下。酒很烈。几乎是酒水滚烫地流过喉咙的一瞬间就感到一阵眩晕。

飞燕蹙眉,闭上眼回了回神,在心理暗示下酒劲儿似乎很快就上来了,他抬起头直视灵蛇,“尊上…”鼓足了气,声音仍是有些颤抖。他只莽撞地叫了声尊上,语塞地有点顿住不知该表达什么时,灵蛇已抬眼看向了他。
灯光昏暗,飞燕眼中似乎所有光亮都隐隐地扑在了灵蛇脸上。

“嗯?”灵蛇抬起那双翡翠般的瞳孔,眼角晕红眸子澄亮一片流光,声音里夹杂着微醺的慵懒,朱唇的颜色格外鲜艳,湿润的唇瓣泛着水光,酒香似乎从微张的唇缝间呼出。飞燕怔住,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抚上灵蛇垂落在脸侧的银发,他慌张地去看灵蛇的脸,“尊…”尊上此时正目光迷离地盯着他的脸瞅着,似乎是,盯着自己的唇?这一声没叫完的“尊上”将灵蛇的思绪拉了回来,又重新对上飞燕那双赤瞳,意味不明地瞟了一下飞燕触碰着他头发的手,从鼻间呼出带着笑意的热气,打在飞燕指尖,一阵颤栗。

真的是醉昏了头吧。“尊上。”飞燕哑着嗓子低声喊着,单手抚着灵蛇的脸颊向前倾起身子,双唇相贴,一句“属下冒犯了”迷迷糊糊地夹杂在了唇齿之间。

两唇相贴,唇瓣带着冰凉的酒味,飞燕舔弄几下便毫不犹疑地伸进了舌头,感受到的口腔是滚烫的。灵蛇伸出手揽过飞燕的脖颈,引导飞燕粗鲁地试探着各个角落,卷起酒水细细品尝。愈发猛烈,发出另飞燕脸红心跳的淫靡水声。终是在两人呼吸不稳的时刻松开,唇瓣间连着银丝,飞燕看着暧昧的银丝顿时有点慌乱不禁拉开距离低下头。

灵蛇抬起飞燕的下巴,在飞燕开口前伸手取下眼罩,手指按压着柔软的色泽鲜红的唇瓣,他逼着飞燕直视自己。灵蛇看着那双充斥着情欲的赤色眸子,道:“接下来你该做些什么,难道还要本尊亲口告诉你吗?”
……

(卡)

【燕蛇】没有逻辑只是为了自己爽的打飞机小破车(´∀`)